“云南白药药用植物园”于2013年自主筹建,园林占地100余亩,园内按照植物生长属性设12个分区,展示有1000余种植物,其中600多种有药用价值,并涵盖彝、壮、藏、傈僳、傣、苗族等民族用药及国家濒危珍稀植物60余种。植物园旨在开展药用植物种质资源的收集、选育和研究同时,向社会提供一个集药用植物多样性展示、科普教育、中医药文化服务于一体的示范区域。
商业物流是现代化生产与销售的重要纽带,相较于其他物流体系,药品物流尤显严苛。云南白药集团旗下的云南省医药物流有限公司是云南省销售规模最大的医药商业企业。省医药公司的物流配送中心以现代医药GSP标准设计建造,可完成30余万件货物,数万品规药品及医疗器械的仓储作业,有8千多家合作供应商,如赛诺菲、礼来、雅培;三九医药、阿斯利康、拜耳;默沙东、罗氏、诺和诺德等,每天在这里要吞吐上万件货物,为云南省千余家药房及患者提供服务。
100年前一瓶白色粉末助民族战士保卫家国,100年后蓝色牙膏护13亿国人口腔健康。同是这一纸神秘配方,一直默默守护着中华国民的生命与健康,无论以何种方式,无论时代怎样变迁,她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陪伴我们,而她的改变也终将在历史中留下记忆。1933年落成于昆明金碧路上的3层西洋建筑,让云南白药进入手工规模化生产和销售的时代。之后至1970年由周恩来总理指示云南白药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专厂,云南白药进入工业生产时代,2011年云南白药集团整体搬迁至昆明呈贡新区,此次搬迁公司产能得到再次升级,从此云南白药开启了智能化生产新征程。
“新白药·大健康”是种态度,健康的产品需要一个健康的环境缔造,秉承人与自然之和谐,云南白药集团行政办公区依山而建,通过自然地势形态变化打造有人工湖、植物园等自然生态景观,形成与自然为一体的园林式办公环境。位于总部区域的赭红色建筑是云南白药行政办公大楼,由荷兰DHV公司设计借鉴西方建筑元素,融合中华民居特色建成,大楼为不规则矩形,不仅最大化利用空间,还完美与周围环境融合,兼具观赏和实用价值。云南白药将继续秉承“传承不泥古·创新不离宗”的理念,全力践行大健康战略,努力构建社会友好型企业为消费者提供更多优质的产品和服务,用实际行动回馈社会。
2011年云南白药开启“新白药·大健康”战略,揭开新的发展篇章,同年10月,云南白药产业园区整体搬迁,实现包括制造、物流、行政系统的再次升级,园区占地1183亩,是目前国内最先进的综合医药健康产业园之一,实现了与国际水平的全面接轨。秉承重规划、重工艺、重产能、重生产的宗旨,公司打造了现代化生产车间,装备国际化设备,用将心专注于产品一流品质。在新建的云南白药生产制造中心内有19个药品剂型,48条生产线,能完成300余个品规的药品生产工作,一分钟可创造4.6万元产值。同时,我们也接受消费者监督,开放参观通道,欢迎消费者走进白药,一起来聆听机械手臂敲打出地华丽乐章。

活动开放时间每周五

14:00-16:00

地址:昆明市呈贡区云南白药街3686号

企业文化
1902年,彝族名医曲焕章先生集中华传统医学与民族医药之大成,创制云南白药。问世百余年来,云南白药不仅拯救了无数大众百姓的生命,而且在北伐、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关系中国命运的重大历史事件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享有“伤科圣药”、“药冠南滇”的美誉。我们曾历时多年,先后辗转昆明、北京、南京、玉溪、江川等地,通过各种渠道,各种方式收集到各类史料,这些珍藏历史图片是白药历史发展的见证、记录和传承。1932年5月21日,《云南新商报》刊登一篇感谢信“华佗再现”,市民王席臣感谢曲焕章医药精制,治好其儿子跌断的右手。原文:曲焕章先生,本市独一无双之良医也,凡求先生诊治者无不欣逢华佗妙手回春。鄙人小儿因乘车跌断右手,当请先生诊治,数日痛止肿消,现已完全治愈活动如常。尤堪感谢者先生因医药精制,求诊者不受丝毫痛苦即能恢复原状,无以为报用再登报致谢并使求医者知所问津焉。王席臣谨致1935年12月24日《云南新报》刊登感谢良医曲焕章的感谢信。原文:经啟者,日前小儿因门窗玻璃坠落,洞伤头顶,流血如注状极沉重,当急用曲焕章先生所制百宝丹服用,血即立止。继延曲先生亲为医疗,未一周而伤即完全告愈,世传曲先生制药神效、医术精良实足徵信矣,用誌报端籍鸣感谢此啟第七旅长龚顺璧啟1970年6月9日《参考消息》转载香港《明报》“云南白药可治癌”一文,此文在香港当时引起轰动,并介绍了云南白药治愈两例台湾癌症患者。1983年2月,中国国家海洋局第二研究所生物科学家蒋加伦在南极考察期间遇险,胃部绞痛,呕吐不止,两天两夜,危在旦夕,随团医生束手无策,蒋加伦最后想到自己携带的云南白药,服下了保险子,两个小时后,奇迹出现,胃痛和呕吐止住,国外医生无不赞叹云南白药的神奇功效。(摘自1984年6月7日《北京晚报》)
走进白药
正当曲焕章事业如火如荼之际,医药市场异军突起,出现了一种曾氏白药,叫做白药精,其创制人曾泽生与妻子家的远房亲戚黄公度在昆明合开公生大药房,销售白药精,其功效与百宝丹相似,功能主治各有侧重,百宝丹止血较强,白药精镇痛稍优。白药精包装精致,药瓶呈扁圆葫芦形,既古朴又别致,药盒内还有仿单和中英文说明书,销路迅速打开,据说1931年个旧矿山发生瘟疫,正好有个医生在昆明购得几百瓶白药精,救活了不少人,再加上曾泽生善于宣传,在电影院、报刊上大幅版面刊登广告,其名声自然与曲焕章百宝丹有分庭抗礼之势。1934年,云南省军政界有个别好事者,见两家生意红火,惹得眼红,左右挑拨双方打官司,沸沸扬扬推波助澜地掀起一场白药双胞案。由于老百姓把白色粉状的药都叫白药,不管是丹还是精,于是双方为照顾民间传统习惯,只好都叫云南白药,两家都认为自己是正宗,都在报上大造舆论,官司打得难解难分,法官也难以判决,这事一直闹到省政府主席龙云耳中,他把省务委员中的挑动闹事者叫去骂了一番,不许卷入两家官司,双方调解才算完结。曲焕章的白药称“百宝丹”,曾泽生的叫“白药精”,双方偃旗息鼓,各自买药,各有销路。白药冠名之争双方虽未分输赢,却成为不是广告的广告,两家白药的知名度都大大提高了。后来昆明市场上又出现过类似的“百仙丹”和“白药素”,都未成气候再起波澜。
© 2018 All Rights Rserved 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滇)-非经营性-2017-0026    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滇C20130001
版权申明    隐私保护    滇ICP备05002333号     滇公网安备53011402000286号
    
技术支持:奥远科技
白药官网
返回顶部